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三四中文网->大魏霸主TXT下载->大魏霸主

第二卷龙腾虎跃 第583章风云突变太子返邺(二更)

作者:tx程志        书名:大魏霸主        类型:历史军事       直达底部↓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334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334zw.com

    第583章风云突变太子返邺

    冉闵自然明白,桓温与褚蒜子面和心不和。只是“天聋地哑”也没有查探到褚蒜子和桓温的秘密。冉闵冷冷的道:“然后呢!”

    王坦之道:“自永和元年,吾皇陛下即位,中原战火已经绵延十数年,田园毁于战火,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天下万民,已饱受苦难。上天有好生之德,吾皇得天应命,顺天意应民声,愿与魏国皇帝陛下南北并立,相互承认彼此帝位,互相永不侵犯!,还天下之永久太平,若何?”

    王坦之的话,在魏国朝堂上引起了巨烈反响。魏国最尴尬的,莫过于冉闵的帝位来历不正。纵然晋朝也是从曹魏,篡位而来。可是他们早已统治近百年,司马氏的统治早已深入人心。而魏国则统治时间较短。偏偏,某些士人自我感觉良好,他们在胡人的刀剑面前,屈服于胡人的淫威。而冉闵不忍刀剑相加,轻易不对汉人举起屠刀。

    可是那些清流人士却拒不承认冉闵的帝位。说起来,中国历史上的清流名士,其实也够恶心人的,他们除了会夸夸其谈,其他一无是处。总感觉自己才是最有才能的人。所谓的风骨,就是一味的对抗。特别是明朝最甚,不管皇帝的政策决议,是对是错,他们一概反对。敢反皇帝,就是有风骨,就会拥有人望。

    其实,这只是表面现象。有道是枪杆子里出政权。只要冉闵保持着他的绝对武力,他在魏国北方的统治,基本无可动摇。但是,这也不能说没有一点效果。至少,有了晋朝的承认,在法理上,那此清流名士就没有了反冉闵的借口。

    冉闵道:“自朕起兵反石氏以来,唯恐田园毁于战火,百姓流离失所,死于非命,固,若无胡虏压迫汉人,朕从来不主动攻击任何一个汉人乐土。朕从羯人手中夺得冀、兖、洛、并、豫六州,从段部鲜卑手中夺得青州,从鲜卑慕容部手中夺得幽、平、营三州,从氐人手中夺得司州,至于张氏凉、沙、河三州,若非凉国张氏主动攻击我大魏,朕岂会轻启战端?而晋国在这方面做得则不光彩吧。永兴二年,朕败于石祇之手,大魏精锐几乎丧尽,是谁策反徐州刺史周成、兖州刺史魏统、豫州牧张遇、荆州刺史乐弘反魏附晋?永兴六年,天下本无事,可尽享太平,然而,是谁从徐州犯我大魏青州,是谁从荆州犯我大魏豫州?又是谁从益州犯我大魏梁州汉中?又是谁犯我大魏雍州关中?”

    刘群道:“当年怀帝失德,不能守器,旧都洛阳失陷,接着又献长安。刘渊、刘曜、石勒、石虎、割据一方,晋国倒不思讨伐不臣,恢复大好河山。然而,吾皇陛下顺天应民,高举义旗,推翻石氏暴政,晋国无故征讨我大魏,是何用心?”

    面对刘群的责问,王坦之不怒不火,面不改色的道:“石氏祸乱中原,这都是不得已的事情。不过,百姓思安,早已不愿意打仗了。吾皇陛下有言,他与魏国皇帝陛下,都是天命所归。这个时候,若魏国皇帝陛下执意继续打下去,则会背弃人心,不仅会落下穷兵黩武的名声,恐怕也会重蹈覆辙!吾皇陛下不是怕你,只是为求一个天下太平!”

    听了这话,冉闵原本很好的心情,一下被破坏了。他勃然大怒,拍案而起,怒道:“既是不怕……”

    冉闵看到刘群、崔悦连连向冉闵使眼色,冉闵就立即停下说话。

    刘群道:“以晋国皇帝的意思,是让我们魏军长水军从建康撤退吗?”

    王坦之欣然道:“正是如此!”

    崔悦道:“真是打得好算盘!洛阳那里你们继续进攻,却让我们大魏不打你们魏国,莫非大晋欺我大魏无人呼!”

    王坦之道:“也非单单让魏国撤军,吾皇陛下已经命特使前往西府军中,若西府军继续进攻大魏,就命西府军就地解散,双方皆息兵止戈,共享太平!”

    条攸笑道:“攸曾听闻,晋朝如今大肆招募军队,晋朝各州郡,已倾起,大大小小近百支新军,难道这只是为了剿匪不成!”

    “这!”王坦之一时哑口无言。

    事实上,褚蒜子并没有打算与魏国南北对立,而是一心要平定北方。魏国新立,新旧势力需要一个很长的磨合期,这就晋朝唯一反败为胜灭掉魏国的机会。一旦让冉闵把魏国的各种势力整合起来,晋朝就等着被灭国了。

    所以,褚蒜子不仅要打破门阀对人才的控制,而且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来训练她的诸多新军。而晋朝现在,就是缺少时间。只要能与魏国议和,她就可以训练出更多更有利于指挥的军队。

    王坦之一时语塞。他不死心的道:“我们大晋从洛阳撤军,魏国从建康撤军,双方握手言和,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冉闵道:“任何事都讲不过一个理字,你们晋国将我们大魏的梁州、豫州南部三郡打得稀烂,现在居然空口让朕退兵,门都没有!”

    “不知陛下如何才肯退兵?”王坦之心里暗暗大喜,他就不怕冉闵狮子大开口,就怕冉闵连口都不开。只要冉闵提条件,王坦之就有信心说服冉闵。

    冉闵道:“除非晋国愿意包赔我们大魏的此次战争损失!”

    “不知如何包赔?”

    “割让东海琅邪彭城三郡,赔款一百万金,米粮三百万石,绢十万匹!”

    冉闵提出的议和要求,让王坦之闻之色变。一般而言,两国议和,具体大致议和的底线,有双方的皇帝开出,而是具体使者或代表,进行协商解决。可是王坦之根本没有想到,冉闵会在朝堂上,当着魏国文武百官的面,直接把要求提出来。

    冉闵不仅放下架子,直接对话他这个使者,而且还光明正大的提出了要求,更加毫无掩饰,他的狮子大开口。

    王坦之道:“魏国皇帝陛下,这胃口未免太大了吧,徐州不过五郡国六十二县,陛下张口就要去徐州大半,外臣回去肯定无法对吾皇陛下交待!至于钱粮,则更不可能了,我们晋国钱粮亦不充沛,自给尚且不足,如何能向魏国赔付如此巨大数目的钱粮?”

    顿了一顿,王坦之接着道:“晋魏之争,双方势均力敌,僵持下去,除了图增伤亡,让百姓饱受战火折磨,与局势无甚益处,不如,双方各自退兵,维持原来边境。”

    冉闵冷笑道:“真是好笑,这就是晋国的所谓诚意?”

    鸿胪寺卿常炜道:“既然晋国毫无诚意,如此议和,也谈判不下去了,这还是在战场上一决胜负吧。炜虽然富豪,但家仍略有薄产,臣愿向陛下捐献粟米两千石,以供陛下应付对晋持续战争的消耗。”

    鸿胪寺卿也是魏国三公九卿之一,两千石大员。常炜此举就是向冉闵捐献了他一年的俸禄。古代可不像现代,古代的官员俸禄虽然高,但是车驾、幕僚、护卫以及仆从都是依靠自己招募,自己从俸禄支出例钱。一年免俸禄,常炜不仅自己义务给魏国服务,而且还要出资支付

    近百人从属的俸禄。

    常炜此言一出,魏国众臣暗暗喝骂常炜。纵然这些官员,大部分都属于权贵之流,可是却有一些大臣,特别是清水衙门的官员,既不能贪污,也不能受贿,他们在邺城的日子过得无比艰难。

    不过常炜的口子一开,其他大臣也不好不表示一下。

    刘群作为百官之首,中山刘氏虽然今非惜比,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特别是因为认了刘原这么一个族亲,钱财上面自然不会短缺。刘群道:“臣愿捐三千缗钱,以资南征之用。”

    三千缗钱,也就是三百万钱,三百金。说起来并不算多,但是这个钱的份量却非常重,如果换算成重量,就是一万八千余斤,光大车就需要数百辆之多。

    崔悦、王猛、张乾等众臣也纷纷解囊,仅仅一个照面,魏国朝臣就捐出了十一万缗钱,这些钱买米,就算是邺城的粮食价格,也足足购买两百余万石。

    晋朝看出魏国国库空虚,后续乏力。他们最怕的就是冉闵从占城国打劫而来的一百余万石米粮进入魏国,现在这些朝臣的捐献,让冉闵自然不惧怕无粮危急,他就可以遣军继续南下,别的不说,光魏国防守在邺城附近的四万余步骑南下,无论加入到东中西三个方向的任何一点,绝对可以瞬间改变战局的平衡。

    听到这里,王坦之不仅冷汗直流。

    冉闵对于王坦之的表现,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冉闵就像喝了玉液琼浆,无比的舒服。

    王坦之慢慢的恢复了镇静,淡淡的道:“陛下,请恕外臣无礼。徐州三郡吾皇陛下断然不会给你,武陵王虽然被魏军所败,但手中仍有数万雄军,一旦吾皇陛下下命抵抗,莫说武陵王打不过魏国,不过魏国要想吃下武陵王所部这数万兵马,恐怕也是五五之数吧。当然,以魏国皇帝陛下的赫赫威名,一旦陛下率领邺城魏军主力南下,武陵王必败。不过如此以来,魏国内部空虚,但在这个时候,北汉国刘库仁会有如何想法呢,他肯定会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再说,吾皇陛下,也不会坐视武陵王被陛下消灭,自然会支援武陵王。”

    冉闵道:“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朕虽失一臂,但是也不至于骑不得刀,提不动矛,收拾一个区区司马晞,还不成问题。晋国若有信心敢挡朕的虎威,敬请试目以待!”

    “你!”王坦之气得说不出话来。魏国虽然情势不妙,可是晋国也好不到哪里去啊,晋朝建康城下还有一支魏国兵马呢,若是按照以前的计划,这支孤军深入的魏军,在晋军层层包围之下,断无生还的可能。可惜,如今晋朝将才凋零,长水军业已腐朽,不堪再战,而仓促招募的军士,虽然数量众多,可让他们这些匆忙集结起来的军士,守城尚勉强一用,野战那就不用想了,简直和送死没有什么两样。

    不过,失人不可输阵,王坦之现在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此时断断无法软弱,只得死撑下去。

    “战场上见吧!”王坦之扔下这句生硬的话,长扬而去。

    冉闵道:“常爱卿,你看!”

    “无他,虚张声势耳!”常炜道:“王文度的心已经乱了,此次议和必成,虽然确定不能达成陛下的目标,亦不远矣!”

    繁星低垂,入夜后的邺城已经进行宵禁。虽然烟花柳巷此时仍灯火通明,不过,街道上行人已经不见了。巡防司的兵丁们,则拿着刁斗,挂着腰刀,来回巡逻。

    邺城巡防司不仅负责维持邺城的治安,他们还要负责邺城的防火,防盗工作。进入冬季以来,天气干燥,容易引起火灾。古代建筑,大都以木质为主,一旦起火,就是连绵不绝,如果救援不力,烧掉一座城也不是没有可能。

    鸿胪寺的礼宾院内,王坦之久久不能入睡,他知道此行艰难,却没有想到冉闵不想象中的难以对付。

    已经快三更天了,王坦之仍毫无睡意,今夜,无眠的人很多。刘群、崔悦、张乾、常炜,也包括魏国的皇帝冉闵。冉闵案头,摆放着一垒厚厚的奏折,这些都是他没有来得及批阅的。其实皇帝并不是一个好工作,当然想当一个荒淫无道的昏君,还是非常容易的。不过要想当一个好皇帝,却非常困难。

    历史上稍为有点成就的皇帝,无一不是工作狂。这其中要数工作狂人老朱了。老朱同志虽然有很多缺点,但是不否认,他的工作态度是让人值得尊敬的。十几年如一日,每天只睡两个时辰,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办到的。

    冉闵揉揉发涩的眼睛,他很想睡觉,可是看到那么厚的奏折,摇头不已。其实奏折也是经门下,中书两省过滤以后。才送到冉闵面前的,可以说里面都是需要让冉闵批复的奏折。批阅着奏折,冉闵的心慢慢的飞了。

    洛阳的战局,他非常担心。可是更担心的是,还是慕容恪以及慕容垂。慕容垂带着他的六千骑兵,虽然六千甲骑,实力不俗,不过冉闵相信,慕容垂想搞阴谋没有那么容易。可是慕容恪却不一样了,他手中可是掌握着魏国所有的水军。

    如果这支水军失利,他再想建一支水军,难度就更加大了。没有水军,统一大业更加困难。

    想到这里,冉闵更无心批阅奏折了,冉闵披着披风,走到御书房内室之中的巨大沙盘前,打量着这个想征着魏国、北汉国,晋朝的势力沙盘。

    从沙盘上看去,原来象征着燕国的青色,凉国的蓝色已经被改成了魏国的黑色,而晋朝的白色,在沙盘中仍显得非常夺目。

    魏国的版图,越来越大,幅员辽阔。可是魏国的问题也是不少。自邺城向西,一路扩土七千里。魏国并入凉国三州之地,把版图推进了葱岭,他听冉明说过,过了葱岭,还有数万里之遥的土地。

    极西之地,还有两个庞大的国家,一个叫萨珊王朝,一个叫罗马帝国,面积比魏国现在还大。

    冉闵的脑子里现在很乱,最初他只是不想被奴役,不想被胡人继续压迫。可是现在,他最大的愿意就恢复强汉盛世,像始皇帝一样,统一天下。

    可是理想很是丰满,现实太过骨感。

    冉闵被魏国现实中的各种问题,折磨得非常难受。相对于安坐皇帝之位,他更想像一个将领,率领大魏铁军,纵横疆场。

    魏国与晋朝的僵局是时候打破了,他还想领军出征。不过,他想率军出征,必须留下太子监国。

    太子!

    冉闵露出了苦笑。

    太子,一度让冉闵非常失望。虽然慕容垂刺杀事件,没有证据证明冉智是幕后黑手。可是冉闵却知道,冉智在里面的角色,绝对不会光彩。一个连老子都敢下手的人,冉闵是非常痛恨的。

    但是,作为一个皇帝。如果太中感情,反而不是社稷之福。

    想想冉智,冉闵不自觉的想到了冉明。

    冉明什么似乎都比冉智好,不过,在冉闵看来,他似乎太软弱了。当然,这并不是敌人软弱。而是对于冉智数次逼迫,冉明居然没有出手反击,只是一味的避让。这让冉闵非常反感。

    他是石虎的养孙,生长在胡人的习性下。冉闵其实也受到了胡人的影响,他身上出了汉人的性格,也多了一分狼性。

    当然,这个狼性,并不是什么褒义、或贬义。

    狼王,向来都是狼群中最勇猛的,所以他才能带着狼群走向强大。

    汉人积弱了太久,需要的不是守成仁慈之君,而是一个铁血强人。

    如果冉明知道冉闵的真正想法,恐怕会泪流满面吧,他在冉闵眼中居然成了仁慈软弱之人。不管怎么说,冉明和软弱不沾边吧?

    冉闵重新回到案前,挥笔泼墨“来人,立即去洛阳传旨,命太子冉智返邺,不得延误!”

    ps:今天就这么多了,两更九千四百字。


热门小说推荐: 剑来 圣墟 夜天子 斗破苍穹 永夜君王 斗罗大陆 情欲超市 大团结 乱伦大杂烩 乱伦系列(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