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三四中文网->大魏霸主TXT下载->大魏霸主

第二卷龙腾虎跃 第918章天子之怒

作者:tx程志        书名:大魏霸主        类型:历史军事       直达底部↓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334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334zw.com

    第918章天子之怒

    魏国侦察兵向后面的向远处潜藏着的同伴打着“行动”的手语,一群魏国侦察兵快速的弯着腰前进,快速的翻越过晋军的壕沟,然后轻轻的搬开拒马,利用弥漫的雨雾,完成了对义宁寺的包围。

    要说义宁寺的晋军,事实上戒备并不算严密。虽然魏军发动了夜袭,让晋军惠山大营杀喊天震天。驻守在义宁寺的晋国护军也在听到命令后,紧急的起床备战了。只是等到了现在,大规模溃败的晋军并没有从他们的防区冲过。就在魏国侦察兵准备攻击时,突然间他们停下了脚步,因为有一队巡逻的护军士兵说笑着走了过来,侦察兵不想过早的惊动晋军,所以飞快的跳入义宁寺外围的灌木丛内掩藏身影。

    这队莫约十余人的巡逻队,突然有一名士兵走出了整齐的队形,边走向灌木丛,边解裤腰带。看起来是想要在这里“开闸放水”。

    对于这种意外情况下,显然不是最佳动手的时机。魏国侦察兵早已受过专门的训练,别说是撒尿,就是火力侦察,他们也不可能动。那名晋军士兵将手中的长枪轻轻的插在地上,就开闸放水了。然而,就在这名晋军护军士兵尿了一名魏国侦察兵一头时,意外发生了。这名撒尿的晋军护军士兵在系裤腰带时,无意间碰到了插在地上的长枪,长枪歪倒了。这名晋军士兵不想自己的长枪沾上烂泥,就伸手去抓快要倒地的长枪,由于动作过猛,地上又太滑,身体失去了平衡。这名晋军士兵不由自主的向灌木丛扑去。

    自由落体的晋军士兵扑倒在灌木丛里,自然发现了下面隐藏的魏国侦察兵,这个时候魏国侦察兵动了,一柄匕首无声无息的插入了那名晋军护军士兵的眼窝,而此时他也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只是非常可惜,这个惨叫声非但没有引起了晋军巡逻队的警觉,反而引来一阵哄笑。

    论起对人体的熟悉程度,魏国侦察兵都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他们杀人的速度和手段连恐怕连职业杀手都自叹不如,让他去刺杀晋国皇帝可能有些困难,不过对付晋军护军哨兵,那真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就在这时,这队巡逻队笑得更放肆了。有的幸灾乐祸的道:“王彪子,你真他娘的是一个蠢猪。撒尿都能撒出花来。”

    看着那个叫王彪子的士兵没有声息了,有人笑骂道:“王彪子,你他娘的不会就这么摔死了吧!”

    只是这队晋军巡逻队士兵马上就笑不出来了,不少魏国侦察兵悄悄拔出匕首或者是横刀,连贯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瞬间这队巡逻兵就渐渐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一曲五百侦察兵扑向义宁寺的这个由护军把守的兵站,很快就传来了带着冰冷的声音:“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降或者死。。。。。。”

    尽管司马聃被挟持的消息被褚蒜子下令封锁了,但是这个秘密并没有保持太长的时间。很快全城有名有号的人物都清楚了这个消息。

    有的大臣痛心疾首,有的长吁短叹,也有的杀气腾腾。更多的则是想通过这个意外,为自己谋取更大的利益。

    虽然司马氏是东晋的天子,事实上在东晋无论是南迁北方士族,还是江南士族都没有把皇帝当成真正的天子。东晋朝廷在成立之初,就是南方士族与北方士兵妥协而成的产物。哪怕明帝司马绍当了两年皇帝,然后就是四岁的娃娃司马衍当皇帝,庾太后辅政。东晋皇帝在朝廷中的作用非常有限。

    颍川庾氏是士族中的一个非常小的家族,然而在庾亮手中,完成了一个大家族质的飞跃。颍川庾氏崛起之路其实依靠的并非文治或者武功,而是外戚。晋元帝司马睿渡江之后,建立东晋朝廷。庾亮则为其镇军将军西曹掾。西曹掾就是一个七品的属官,相当于后世的正处级秘书长。

    这个庾亮极善钻营,加上当时政治格局混乱,南北士族矛盾重重,无论是北方士族还是南方士族都不允许一个大门阀的子女成为皇后。所以门第并不显赫的颍川庾氏就成了南北士族妥协的产物。从庾文君生下司马衍和司马岳之后,颍川庾氏开始发达了。让没有任何底蕴的颍川庾氏,成了继琅邪王氏之后的四大政治门阀家族之一,与龙亢桓氏、陈郡谢氏并列齐名。

    要说司马聃死了,最得益的其实并非魏国,而是吴郡陆氏。

    特别是陆纳眼睛里简直就冒出了一道绿光。司马聃年幼等基,褚蒜子临时垂帘听政,若非褚氏实在没有出色的人物,而且褚蒜子权力**极小,她非但不提携褚氏,反而打压褚氏子弟上位。和没有杰出子弟的褚氏相比,陆氏的资源可丰富多了。陆氏在吴郡乃至徐扬八郡影响力极大,而且俊杰子弟非常多。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同理不像雄霸一流豪门的家族就不是好家族。在陆纳听到司马聃被挟持的消息,他并没有心慌,也没有想方设法去营救司马聃,而是准备司马聃出了意外,而进行善后的事情。

    作为当朝国丈,陆纳的消息远比普通人多得太多,哪怕是萧乐子的惊天计划,陆纳也是唯一的知情人之一。对于司马聃以空间换时间的做法,他是非常赞成的。这或许是一条唯一的生路。现在魏国别看攻势很猛,作为吏部尚书,扬州别驾,陆纳也是懂军事的人。只是他已经看出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就会给魏国造成不小的困难。

    魏国皇帝冉明,肯定会不日退兵。因为冉明耽搁不起,就算冉明想一战聚歼惠山晋军,晋军还可以继续向南撤退。冉明就会因为错失最佳平叛良机,而损失惨重。

    一旦魏军撤退,再想南攻,就不是短时间可以办到的了。因为这涉及到了国力问题,要想聚集百万大军,冉明即使和冉智打得两败俱伤,冉明还是有能力办到。只不过,支撑魏国大军南征的钱粮,却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了。

    而晋国通过了岭南开发,已经摸索出了一条发展之路。这条路就是不停的围剿百越土著,用抓获的土著奴隶,进行土地开发,既给士族门阀开发了财源,也锻炼了军队。这种开发就算完成了广、宁、湘三个州,他们还可以向前继续开发,不行就向婆罗洲开发。

    陆纳也想像庾亮那样成为晋国的救星,利用自己的能力挽救晋国灭亡的命运。至少陆纳可以让陆氏成为超一流的豪族,像琅邪王氏那样,与司马氏共天下。北伧不是一直看不起自己吗?到时候再让你们好看。

    不过,陆纳却没有什么动作。作为老政客,他非常清楚,此时万一恼了褚蒜子,那个老女人会发疯的。谁也不知道发疯的褚蒜子会不会把天捅漏。

    至于此时的建昌县候王蕴,此刻他后悔得连肠子都悔青了,如果要是有后悔药,让一定毫不犹豫的购买下来。

    只是非常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就在东晋众臣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时,司马聃这个皇帝做出了让谁都想不到的事情。他下诏司马昱与司马晞二王辅佐年幼的太子等基。还没有停多少时间,就疯子一样吼道:“自始皇帝以下,还没有哪个天子会落得死无全尸,朕就做这第一遭吧。”

    毒狼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但是他实在是想不到司马聃居然会自己拉开炸弹的引弦。

    毒狼看着已经冒烟的炸弹,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看着司马聃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毒狼就意识到了不妙。身在群敌环视之下,尽管毒狼手里握着司马聃这个重量级人质,可是毒狼仍不敢大意半分。

    看着司马聃自己拉开了炸弹的引信,毒狼的心都吓得跳出来了。这种黄色炸药还没有正式投入量产,当然也是因为化学配方并不科学的原故。尽管是试验性的武器,可是毒狼却非常清楚,这种炸弹的威力。因为延时太短,仅仅有三息时间,这样以来,采取黄色炸药制造的炸弹根本不可能采取弩炮或者投石机进行投掷。即使人工投掷,那也需要是训练有素的老兵才可以保证不炸到自己。

    当引信被拉开穆郎像受伤的野兽一样咆哮道:“不要!”

    毒狼没有任何考虑,就随手把拉开引信的炸弹扔到了窗户的位置,“轰”的一声巨响,炸弹爆炸开来。整个用硬木打造的窗户,随即变成了碎片。炸弹的冲击波卷起了四散的碎片一下子扫倒了一片窗户周围负责警戒的晋国禁卫军士兵。

    一块碎裂的砖石碎片直接飞向了司马聃的位置,而久疏战阵的司马聃也早就被眼前这惨烈的一幕惊呆了,他本能的想要弯腰躲避,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动不了了。就在司马聃闭着眼睛等死的时候,一个黑影扑了上来。这个黑影不是别人,正是晋国大内高手穆郎,眼见司马聃危险,穆郎也不在有什么顾忌了。在他这种极别的高手眼里,有没有趁手的武器都是一样的,哪怕只凭双手他也一百种以上的办法,杀死毒狼。

    只是毒狼命不该绝,就在穆郎的毒掌快要接触到毒狼的后背时,毒狼一拉司马聃的身体,司马聃像木偶一样弯腰矮身,那块砖石碎片就越过了司马聃和毒狼,正中穆郎的肩膀。

    “我的天啊,刺客居然敢引爆炸弹!”一个晋军禁卫军军官大吼道:“全体将士,冲击去。”

    禁卫军以及大内高手紧急的扑向陆皇后的临时寝宫,这时一名校尉模样的人大吼道:“禁止所有人接近这里!如果有乱闯的人,格杀勿论!”

    司马聃耳边嗡嗡的声音还没散去,他努力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自己被一个人压着,似乎连动弹一下都成问题。他挪动了一下手臂,推开了一旁满脸是血的毒狼。这才发现,毒狼已经满嘴吐血的扑在他的身上,事实上毒狼倒没有被炸弹波及,只是穆郎含恨出手,威力可想而知。炸弹卷起了砖石碎片虽然重创了穆郎,只是以穆郎那顽强的生命力,他一心只想为司马聃报仇,岂会在乎这么一点伤?几乎是抱着同归与尽的心思,毒狼闪避不及,只得硬挨了穆郎一掌。好在穆郎因为炸弹碎片,行动受到了影响,而且看到毒狼似乎要救司马聃,及时收回了力量,否则,毒狼就算有三条命也玩完了。

    闻讯而来的萧乐子刚刚进入寝宫,就看到穆郎、司马聃和刺客倒在一起。“来人啊!来人啊!叫医生来!”萧乐子撕心裂肺的吼叫起来:“快救陛下!快来陛下!

    事实上司马聃的倒没有受什么样,可是毒狼的伤却非常重。而穆郎的伤却不轻,炸弹卷起的砖石碎片和弹片没有什么两样,如果只是普通受了这一击,即使不死,也会重伤昏迷。可是穆郎非但没有昏迷,反而精神很好。不过即使不会武功的萧乐子也看得出来,穆郎是强弩之末了。

    事实上萧乐子没有太过关注穆郎,而是仔细看了司马聃的伤势。自从董仲舒向汉武帝提出了天人感应,采取了独尊儒术,罢黜百家之后。儒家唯一不歧视的就是医家了。多少儒家的最终目标就是不为良相便是良医。所以儒家多少懂点医理,萧乐子也看一些医书,纵然不算合格的医生,也看出司马聃没有大碍了。

    经过太医再三检查,确定司马聃并无大碍,萧乐子这才把心放到了肚子里。而强忍着没有昏迷的穆郎再也坚持不住了,直接摔倒在地上。司马聃心里的愤怒已经无法抑制了。这些混蛋是不是以为自己真的是病猫一只呢?

    “给中领军桓秘下令,让他把行宫戒严!给朕每一个房间每一个房间排查!如果谁发现了不认识的人,立刻抓起来确认!”司马聃对萧乐子下令道:“让左卫将军殷康立刻封锁无锡。无锡城内任何人都不能离开!”

    “回禀陛下!我们已经戒严了整个行宫,中领军在平定了无锡城内的叛乱之后,就回师行宫。禁卫军护军正在逐个屋子排查可疑人物。所有执事将士都已经控制起来了。”

    “抓住之后给朕好好的留着!朕要一点一点折磨他们,让他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司马聃咬牙切齿的说道。

    只是非常可惜,毒狼眼见失去逃跑的机会后,就咬碎了牙槽内的毒药,早已变成了冰冷的尸体。一名禁卫军士兵举起斧头正要砍掉毒狼的脑袋,司马聃怒道:“不必了,若非此人,朕早已驾崩了。他也是身不由已的棋子,好好安葬吧!”

    就在这时,一个小宦官悄悄在司马聃耳边轻声低语起来。

    “朕不管,不管是谁涉案,都给朕去查。这一次朕有幸躲过了,下次呢?”司马聃愤怒的吼道。这一次司马聃是真的后怕了,死亡开始第一次距离他如此之近。从前即便是危险重重,可他依旧没有如同今天这样直接面对死亡的威胁。所以这一次司马聃愤怒了,他甚至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不光是他愤怒,其实褚蒜子更加愤怒。只是褚蒜子根本不知道,冉明的真正目的并不是杀掉司马聃,而是借她的手,处理掉琅邪王氏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冉明在拉拢王蕴的时候,付出的代价非常大。一个魏国的开国县公公爵爵位,十五个候爵,一个青州大中正、十个郡的太守的职位,当然最让冉明愤怒的是,王蕴的胃口太大了。居然要留下在江州当刺史、扬武将军、世镇京口。

    可是冉明如果要对付王氏其实也是困难重重,没有办法。王氏是东晋四大文学世家之一,不算王氏直系子弟,就是他们的门生故吏,就遍布江南。王司马、共天下这可不是说着玩的。王氏的影响力太强,像书圣王羲之之流,本身就没有什么劣迹,而且名气很佳,杀掉他们,负面影响太大。

    可是冉明作为一个后世之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那种家大于国的思想,他必须扭转这种不利的局面。所以就设了一个局,刺杀司马聃的目的是假的,借刀杀人才是真的。在历史上,司马绍在面对王敦叛乱,也不敢对王氏打压,那是因为他自身没有力量。所以他才能借助外戚。


热门小说推荐: 剑来 圣墟 夜天子 斗破苍穹 永夜君王 斗罗大陆 情欲超市 大团结 乱伦大杂烩 乱伦系列(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