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三四中文网->锋戾TXT下载->锋戾

第一百三十章 凉城·鬼门(六)

作者:己宏        书名:锋戾        类型:武侠修真       直达底部↓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334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334zw.com

    北凉城从北门开始一路向南,纵横十三条街道被禁卫军围得水泄不通,军队以事发地点为中心,反应十分极速,在萧条的街道上来来往往、各大建筑中进进出出,十分喧嚣。

    商宇申更不敢怠慢,拉着商囚与狄云枫,叶尘就往事发地点走去:“五弟你们来得正好,咱一起去把麻烦解决了,否则让父王得知我的失职,又该责骂我了……”

    商宇申本以为所生事小,可到了现场,见地上斑斑血迹,棺材遭人撬开,尸体被人糟蹋……他面容阴沉得发黑,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从牙缝中挤出几字怒言:

    “究竟是谁干的!”

    敢在凉城抹杀血衣禁卫军并劫木王爷亲嘱之物,这无异于在太岁头上动土,是赤裸裸的挑衅!

    在棺木前正站着个玄袍道人,手握拂尘,自认清高,正闭着眼睛不知再吐纳些什么。虽说男尸被破坏,但恶臭犹在,站近的禁军皆握着口鼻,这样一来老道的悠然神情就显得是独树一帜。他应该就是白鹿道长不会错了。

    “白鹿道长,你这是在做什么?!”商宇申临近棺材也不由捏起鼻子。

    白鹿道长高声道:“本道正在分析凶手在空气中留下的薄弱气息。”

    商宇申松开鼻子,才刚嗅上一口臭气又忍不住捏紧鼻子,疑惑道:“这里的恶臭如此浓重,道长凭和分辨凶手的气息?”

    白鹿道长仅睁开一张眼,神色竟比商宇申还要高傲几分,他轻“哼”一句道:“本道鼻子自然与世子殿下不同,不论是阴气,阳气,臭气,香气,人气,鬼气,死气,杀气……天罡地煞见一百零八道气息我这鼻子皆可一一分解出来。”

    玄之又玄,神乎其神!

    商宇申摆了摆手:“那道长你在这里多嗅嗅,我在后方檐下等你。”说完便赶忙转身离去。

    商囚与狄云枫,叶尘早已对恶臭避而远之,他们站在屋檐下正静静地观察着马路中央的情况。

    “狄云枫,道法传承于你的人间,你对这白鹿道长有何见解?”商囚小声问道。

    狄云枫笑了笑,仅从口中吐出两个字:“神棍。”

    白鹿道长神叨叨的模样甚至让狄云枫想起了一个故人,那便是黄沙镇上坑蒙拐骗的苟道人。这些神棍自认清高是通病,他们认自身道法通天,圆话的本事一流,满口道义无所不通,甚至将骗术当成了一种研习的用法,在人间野史中竟还有人将著作成书供后人研习……

    人世间,十个人九个都是下流人士,故这些传承在市井之间广为流传,编成歌谣,制成酒馆评书……白鹿道长还未真

    正展露过自己的骗术,他的功力到底有多强还不得认知。

    叶尘则不屑道:“此人不是灵脉也没有武人根骨,是个彻头彻尾的麻瓜,我不晓得这木三世子是脑子有坑还是怎的,竟会相信这么个牛鼻子老道。”

    “嘘,你小声些,三世子他回来了……”狄云枫嘘声提醒道,这时商宇申也退至屋檐下,他长呼一口气谩骂道:“呼,运出这东西之时就已奇臭无比,现在开棺简直臭得要人命!”

    商囚皱眉,露出一副不知情的模样,他指着棺材问道:“三哥,前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商宇申如实讲道:“小半个时辰前,天遭鬼煞之气覆盖,我差人沿街道查看,结果发现护送棺木的血衣禁卫军被屠灭,童男童女也不见踪影。”

    “哦?三哥你曾派多少禁卫军护送?”

    商宇申默哀呜呼道:“整整一百余人矣!”

    商囚倒吸一口凉气:“血衣禁卫军乃北凉城中最精锐的部队,各个身具死脉之上的武力,一百余禁卫军连我都不敢轻易与之对垒……”

    商囚将话说得越大,那么他的干系就脱得越彻底。商宇申也点头赞同道:“五弟你说得对,血衣禁卫军战斗力超绝,能将他们一击抹杀之人实力必是登峰造极者,”说着他回看商囚又恐又惊:“莫非北凉城里还潜伏着与五弟你一样的真武高手?”

    商囚则搭着商宇申的肩膀安慰道:“三哥你莫要担忧,我恰好回来,是谁都不敢在我木王府撒野!”

    商宇申还是担忧:“可凭一己之力抹杀数百血衣禁卫军,恐怕实力还在你之上,这……”他又迟疑了片刻,咬牙道:“不如……我们去告知父王吧?”

    商宇申一遇大事便无法再硬气,其懦弱的性子在对话间已暴露无遗。这时,狄云枫插嘴道:“三世子万万不可告知木王爷,你想啊,此任务是木王爷专门嘱托的,你将事情搞砸了,倘若木王爷怪罪下来还不是得你承担?”

    叶尘也搭腔道:“黑无常说得极对,依我之见要先将此事风声打压下去,再快速找出乱事凶手并将其绳之以法,这样也好对木王爷有个交代不是?”

    “这……”商宇申犹豫不决,商囚则一锤定音道:“我看此事就依黑白无常说的,三哥你大可放心,只要有我在,那么一定会将此事彻查得一清二楚!”

    商囚再未给商宇申多做犹豫的时间,又拉着他交首,郑重且细声道:“三哥你若想将此事办的妥当,那就将近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尽数告知我,否则不知缘起,咱们就无法再从长计议,逐步分析!”

    商宇申一咬牙:“那

    五弟你可别告诉外人!”

    商囚瞥了一眼身后的叶尘与狄云枫,嘴角微微一翘,与商宇申勾肩搭背,往房子里走去:“当然如此,三哥与我进屋谈。”

    叶尘欲散出神识去偷听,狄云枫则拉着他走出屋檐,并道:“商宇申胆小心细,你看你还是莫要去给商校尉添乱得好。”

    叶尘甩开狄云枫的手,冷笑:“老子添乱?呵,实属笑话!以我仙力半个真武的生机消亡皆察于脑中,我若真有意偷听还怕添乱?”他又道:“毕竟这商家两兄弟同为木王府效力,有的没的,多的少的,我不会去完全相信。”

    狄云枫摇头苦笑道:“人若到你这个地位,的确什么事情都要猜疑一把,用我们人间的话来说就叫:‘伴君如伴虎’”

    “哦?伴君如伴虎?哈哈哈……如你这么说,我还真依自己性子杀了不少人。”

    “啧啧……竟想不到你夜君大人竟是个暴君。”

    “以前是,但现在已不是,”叶尘又思绪起来:“双儿仅因我射杀一只灵鸟儿便三天不和我说话,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杀过人,甚至连花草都未采摘过。”

    “你可真是……什么都能想到你的双儿……”

    “你还小,未曾爱上一个可以为了她而热爱全世界的女人。”

    叶尘的爱总说得那么直白露骨,也总说得那么真实感人。

    一提及爱,狄云枫便闪烁目光望着天空,他内敛着嘴唇,神情坚定不移:如今还与仙域之主浅面上算个朋友,这样一来,距离找到她就又多了几分把握。

    “喂!那两个谁?与你们在一起的三世子去了哪儿?”忽而一声问候从马路中央传来,是一句十分不礼貌的问候,语调高傲的让人反感。

    狄云枫与叶尘正倚靠在另一处屋檐下闲聊,听人这么问候,纷纷仰头朝马路中央瞥了一眼——白鹿道人挥了挥手中拂尘,正趾高气扬地朝他们走来。

    “看他走路的模样应该是来滋事的。”叶尘冷声道。

    “此老道应该与这口棺材有些联系,再看看。”狄云枫道。

    老道见狄云枫与叶尘相继沉默着,心头那份自尊过不去了,他走来,就未正眼瞧过二人:“怎么?难不成你们是聋子,没听到本道的问候不成?”

    狄云枫暂未回答白鹿道长的问题,只跨一步往前,抱拳恭敬道:“在下白无常,身边的这位是我的朋友黑无常,我们乃——”

    “呵?!黑白无常,我还牛头马面呢!你们二人的名字取得可真有意思,哈哈哈……”白鹿道长不禁失态,捧腹大笑起来。

    狄云枫眼中却闪

    过一丝狡黠的光芒,“黑白无常牛头马面”皆是人间佛家传说中地狱的勾魂使者与拘魂使者。在真武国从未畅兴过佛门学说,那么,这白鹿道长又是如何得知的?

    莫非他也是人间来的?

    “咵——”这时,不远处的房门遭人推开,商囚与商宇申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似达成了某种共识,白鹿道长见此,边走上前边喊道:“三世子,本道已竭尽所能,可那凶手有意断去气味,我一时半会儿也不好察觉,不过世子你放心,我敢肯定那人一定还滞留在凉城,只要加紧戒备,凶手必然插翅难逃!”

    商宇申一把拢过白鹿道长,细声劝阻道:“白鹿道人莫要声张,眼下最要紧的是将此事封锁,否则我挨罚,你难保命!”

    “保……保命!”白鹿道长差点儿呼出声,他紧拽着商宇申的袖口道:“三世子你可千万莫要开玩笑,我不过是个道士,棺材遭劫一事与我一点儿干系都没有呀。”

    商宇申一把扣住白鹿道长手腕,厉声道:“道长难不成想将此事全都推卸到本世子身上不成?你想都别想!”

    白鹿道长遭商宇申捏痛,呼喊又不敢大声,只能忍着疼痛求饶道:“三世子你先放手,我并非这个意思!”

    “哼,我不管你是什么意思,我只晓得是你喊我去鬼门关下运棺材的。这一切事故的祸端都在于你,”商宇申甩开白鹿道长的手,又寒声告诫道:“道长,原本我不该去过问这棺材里头有什么东西,可事到如今出了变故,你必须将实话尽数告知我,那尸体的起源,尸体的作用,运往何处,目的如何……我通通都要知道!”

    “这……我确实不知呀……”白鹿道长神色飘忽不定,一双贼眉鼠眼谁都不敢看,他明显是心虚了。

    一旁久未吭声的商囚终于开口问出一句话:“你想不想活?”

    这句“想不想活”甚至比问“你想不想死”还要骇人心魄,白鹿道长连续几个惊颤,额头上已渗出滚滚汗珠,他抹了又抹,擦了又擦,最后小胆子还是抗不过求生渴望,他道:“尸体的起源是来自的鬼门关下的幽魂客栈内,我不过是个负责操办之人,尸体的作用根本不知。至于运往何处,只晓得是运往木王府的,但具体是哪儿,目的如何,我哪儿晓得……”

    商宇申收起严肃神情,含笑搭上白鹿道人肩膀道:“从今日起,棺材被劫的消息暂封三日。时间紧迫,那么道长为咱们的调查尽一份薄力也是应当的吧?”

    白鹿道长抹去额间最后一把汗水,长吁口气,苦涩道:“世子有话就直说吧,可别再来折磨我了。”

    “爽快

    !”商宇申赞后又道:“据我所知,幽魂客栈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权进入的,白鹿道长有父王亲赐‘长明令’出入无碍,我想带我们一起也无碍吧?”

    “不不不!”白鹿道长头摇得似拨浪鼓一般,他挣脱商宇申的束缚坚决摇头道:“世子可莫要为难我了,幽魂客栈实属鬼域管辖,生人勿进的!那地方实在渗人,去过一次就不愿再去第二次,我每次进入也都只能在门口停歇半柱香的时间!”

    “半柱香何意?”商囚疑惑道。

    商宇申道:“这是幽魂客栈的规矩,生人进,半柱香,若超时,人魂具扣!”

    商囚怒骂:“扣他妈的屁,一所寄人篱下的客栈还有如此狂妄的口气?在我真武大地上弄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还敢竖立规矩?”

    白鹿道长嘀咕:“五世子好大的口气,这规矩可是木王爷亲自恩准了的……”

    “我武魂早已注入脊椎,你叫他来扣我生魂如何?”商囚激怒,一把拽起白鹿道长的衣襟道:“老道士,我劝你莫要再拿父王的命令来压我,我商囚战龙在野从来都不受军令,先斩后奏你怕不怕?”

    “怕,怕……五世子你息怒,你息怒,”白鹿道长挣扎着哀声求饶,又颤颤巍巍从你腰间取下一块冰晶水魄色的正方令箭,缓缓奉上道:“这……这是长明令……”

    商宇申皱眉道:“幽魂客栈只认你一个人,你将长明令给我们又有何用?”

    白鹿道长咬着牙,鼓起腮帮子不饶道:“那我可管不着,反正我绝不会带你们一起进入幽魂客栈,那里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

    “你——”商宇申欲发怒,商囚则夺过白鹿道长手中的长明令,一口答应道:“好,那我们就凭这只长明令去游魂客栈走一遭!”

    商宇申却担忧道:“可是五弟,幽魂客栈的确是个很诡异的地方,若是稍出点岔子,你倒无碍,老哥我魂魄还未修至脊骨,生怕被扣呀。”

    商囚沉声道:“三哥武力已有天阶,那些鬼魅哪儿能乃你何?”

    “五弟说得也是,区区鬼魅躲我都来不及呢……”

    商囚无再多言,将长明令揣进怀中,反手一击将白鹿道长敲晕过去,丢给狄云枫道:“黑白无常,这老道脑子里的东西就交给你们来挖掘了。”

    狄云枫只点了点头,搜神么?他们修仙之人最拿手了。

    “好了,事情已不能再耽搁了,三哥你先将该处理的事情处理干净,咱一个时辰后在凉城北门会和。”

    商宇申最不敢怠慢,当即便喊人抬走棺材并清洗了地上的血迹。商囚与狄云枫,叶尘三人则先

    一步朝北门赶去。

    ……

    ……

    北门就如一条分界线,后头是昼夜分明的正常天象,前边儿则是灰蒙蒙的,一片惨淡之景。

    北门修得十分巨大,正正方方的一个大口,大口前方则有一条干净笔直的大道,鸟瞰下去,凉城就如一只匍匐的巨兽,北门张口,大道则为它吐出的舌头。

    大道是整齐的大理石板路,割线清晰,棱角分明,大道旁每隔十里路便会设置木王府营帐,有禁军三千。以此类推,距百里外的鬼门关下拢共设置了三万禁军,其中血衣禁卫就达五千之多。

    站在北门墙上,阴寒风起兮,一眼望尽苍茫路!大道所向,炼狱修罗,魔狱血刹!

    狄云枫抖了抖身子,就像是尿完尿后那般抖擞,他裹紧了身上的衣袍,对着天,问身旁的叶尘道:“夜君大人,你说,这样灰蒙蒙的天,是夜么?”

    叶尘看也未看便答道:“不是。”

    狄云枫如蝴蝶一般眨了眨美丽的眼睛:“夜君若说这不是夜,那肯定就不是了。”

    叶尘却看狄云枫:“怎么?你喜欢夜晚?”

    “喜欢!”狄云枫绝不犹豫地开口回答,他想了想他又补充:“当然是那种必须有星星和月亮的夜晚,最好能将夏日星河挂在天上,偶尔还得有几道流星划过,然后再挂一个秋天的月亮,圆圆的,必须是圆圆的,亮亮的,大大的。再加些冬天的云吧,冬天的云朵一般没有其他三季的厚实,若说月亮像是个裸露的姑娘,那冬天的云就是一层优美的烟纱,一丝不挂的女人总不如玲珑透体的女人来得诱惑不是么……嗯,我并非贪得无厌,只是如果天上再有一阵春天的那实在太完美了。你想想,若一个朦胧裸露的女人从你身前经过,刚好一阵春风吹过,掀起她的衣袋薄纱,我想……我想不出那样的夜晚该是如何的了。”

    沉默。

    沉默了一会儿。

    夜君道:“那就依你一次,要知道,除了双儿之外我可从来没为别人变出夜景。”

    夜君双手合十,轻蓄一道仙力,孕育出一丝眼不见的仙机,他将掌心对着天空,轻轻吐出两个字:“夜幕。”

    “咻!”恰好是一阵春风,将灰蒙蒙的天撕开成夜。

    夜。

    满月。

    夏河星海。

    如烟如纱的云衣裳。

    手机站:


热门小说推荐: 剑来 圣墟 夜天子 斗破苍穹 永夜君王 斗罗大陆 情欲超市 大团结 乱伦大杂烩 乱伦系列(未删节)